多彩贵州网 – 贵州评论

法国大文学家雨果曾在《就英法联军远征中国给巴特勒上尉的信》写道,“有一天,两个强盗闯进了圆明园。一个强盗大肆劫掠,另一个强盗纵火焚烧。”150多年过去了,英法联军洗劫焚毁的圆明园只留下西洋楼残垣断壁供人凭吊,强盗之一的法国现在正因一场文化遗产的火灾而沉痛不已。“世间好物不坚牢,彩云易碎琉璃脆。”2019年4月16日的凌晨,当东方的中国人还在睡梦之中,西方的法国却经历着一场突如其来的文明之殇——巴黎圣母院失火,一处世界文化遗产严重被毁。当醒来的国人浏览着满屏的讯息时,本应该人人都怀着惋惜和哀思,却有一小撮人欢呼雀跃,在别人的泪水之前毫不掩饰自己最无知的欢愉。部分国人不是没睡醒,而是有强盗闯进了他们心中,甚至住了下来,而强盗叫做狭隘、野蛮、愚昧……

1860年10月7日上午,英法联军闯入“夏宫”时,那个之前拒绝修约、虐杀使官的咸丰皇帝正在热河避暑山庄的烟里醉生梦死,而部分京城西郊的暴民也乐此不疲地跟着烧。2019年4月15下午,圣母院烈焰熊熊,巴黎市民在火光中驻足,跪下祈祷吟唱,含泪祝愿那栋承载沧桑岁月的古建筑能够挺过这场劫难。笔者曾参观圆明园时,不止一次听见“大水法”前的游客发出这类怒气冲冲的国骂:“妈的X,这么好的东西,都让八国联军烧了!”,其素养可见一斑,而这样的游客在中国似乎又不在少数。曾经,野蛮的列强凭借着坚船利炮与傲慢得意肆无忌惮地践踏我们的土地,蹂躏我们的同胞,我们毫无抵抗之力,一败再败。现在,法兰西的文明公民向全世界展现出了高贵而又强大的精神力量时,这一次我们似乎又输了。

被别人用暴力征服之后,受害者一定要攻克己身、痛定思痛,唯有求取自强才能避免重蹈覆辙、被动挨打。然而极少数人只是极端地仇恨与一味地抱负,更像了罪行累累的侵略者的样子,只是在文明时代中把野蛮时代里的零和博弈法则运用到极致。一个国家,一个社会,其发自内心的从容与淡定,不仅在于自身实力的无可超越,也在于对多元世界满怀着睿智的见识,也在于不吝啬表达对异样美好的赞扬之词,也在于对异族苦难那颗难以遏制的悲悯之心。

“万物并育而不相害,道并行而不相悖。”4月16日,国家主席习在就法国巴黎圣母院火灾致慰问电中指出,“巴黎圣母院是法兰西文明的重要象征,也是人类文明的杰出瑰宝。中国人民同法国人民一样,对此次火灾深感痛恻。相信在法国人民努力和国际社会支持下,巴黎圣母院一定能顺利修复、再现辉煌。”在人类的长河中,灾难和重建乃是寻常经历。只不过面向未来,如果我们仍旧不懂得何为宽恕、何为恻隐,我们那将无法拥有一个大国公民应有的胸襟与气度,最终活得渺小。请牢记历史,放下仇恨,学会博爱,我们必将在更广阔的世界舞台上遇见一个更加真实美好的中国。(王伟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