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预赛附加赛:亚洲澳大利亚VS秘鲁大洋洲新西兰VS哥斯达黎加!

世界杯预选赛最神奇的环节一定是洲际附加赛,简单而言是欧洲人“说了算”,因为称得上洲际附加赛,总不可能没有欧洲代表参战。2022年世界杯预选赛洲际附加赛亦有奇葩,地理上处于大洋洲的澳大利亚竟然跟邻国新西兰同时入围,幸运的是今次不是短兵相接,否则必然引起更大回响。小编确实讨厌澳大利亚成功过户亚洲,偏偏阿联酋在亚洲区预选赛附加赛末段再度失守,造就前者向世界杯踏前一步,不过世事很奇妙,澳大利亚出线最后一关必须一报四年前世界杯不敌秘鲁之仇。

那边,秘鲁认定备战澳大利亚的最佳选择正是新西兰,友谊赛险胜一球其实无伤大雅,新西兰本身亦不介意,起码球队发挥比上届洲际附加赛被对方淘汰时可取,加上秘鲁的境况跟今届对手哥斯达黎加有点相似,这场败仗绝对有收获。至于哥斯达黎加,虽然不是新面孔,却从未在洲际附加赛败部复活,而且在新一届中北美洲及加勒比海国家联赛开局一般,晋级世界杯决赛亦非想当然的事。

澳大利亚(世界排名:42;ELO:1694)对秘鲁(世界排名:22;ELO:1859)

不知不觉又四年,澳大利亚与秘鲁足球还在相同的高度徘徊,然而没有四年前的败仗,格拉汉姆·阿诺德未必有机会名正言顺重夺国家队帅印。格拉汉姆·阿诺德本身就是澳大利亚进攻足球的代表人物,踢而优则教,也跟球迷熟悉的“黄金一代”合作多年,其实他特知道如今麾下球员的实力跟上一辈有距离,就算有心求变也不保证变得通。

今次澳大利亚缺少格拉汉姆·阿诺德的准女婿、主力中后卫特伦特·塞恩斯布里及柱式中锋亚当·塔加特,亦弃用进攻中场汤姆·罗吉奇,究竟有什么法宝击败秘鲁?小编看到的反而是后防的惊喜,这当然不是马修·瑞安失去首席门将地位,而是接近全新的防线,只有擅长出击的左后卫阿齐兹·比伊奇保住首发,被冷藏多年的中后卫拜利·怀特忽然重新上位,取代一向稳健的米洛斯·迪基尼克,同样新加盟哈茨的奥运队骨干凯伊·罗尔斯与纳撒尼尔·阿特金森分别取得另一首发中后卫及右后卫席位;后两者是活力足够、经验不够的好例子,而且澳大利亚右路防线尚有祖籍克罗地亚的弗兰·卡拉契奇可用,只怕格拉汉姆·阿诺德尚攻时不会顾及安全系数。

澳大利亚中前场没有惊喜可言,阿隆·穆伊与杰克逊·欧文完全接班后延续硬汉的本色,另一后腰肯尼斯·杜格尔都是备用为主,值得留意的是阿伊丁·赫鲁斯蒂奇是否会继续推前客串前锋,老实说他负责串连中前场不成问题,视作后上杀手未免想多了。由于阿隆·穆伊、杰克逊·欧文、阿伊丁·赫鲁斯蒂奇都是必然首发,格拉汉姆·阿诺德征召大量前锋与边锋入伍有点浪费,前锋杰米·麦克拉伦复出已占一席,米切尔·杜克肯定先列替补;理论上马修·莱基会移至其中一翼,另一翼应该派谁打头阵?马修·莱基出任左翼就是迁就马丁·博伊尔,出任右翼是配合阿维·马比尔还是克雷格·古德温首发?

无论如何,格拉汉姆·阿诺德的哲学都是先攻为敬,这正中秘鲁主帅里卡多·加雷卡的下怀。这位阿根廷主帅执教七年多,秘鲁踢了四届美洲杯的成绩是一亚一季一殿一次第五名,上届成功突围世预赛洲际附加赛晋级世界杯,以秘鲁有限的足球资源而言,实属难能可贵。

小编比较敬重里卡多·加雷卡,主要原因是他将一批普遍实力中等的球员变成一个行军利落的团队,门将佩德罗·加莱塞、左后卫特朗科、右后卫路易斯·阿德文库拉、卡洛斯·桑布拉诺与克里斯蒂安·拉莫斯、后腰雷纳托·塔皮亚、转任中场组织的约西马尔·约顿、进攻中场克里斯蒂安·奎瓦、左翼埃迪森·弗洛雷斯、右翼安德烈·卡里略,上述几位就是秘鲁4-2-3-1阵式阵型的骨干,即使这个阵容是公开秘密,近几年来唯有巴西可以大破此阵,令人不得不服。秘鲁青黄不接的问题已经浮现,难得找到一个后起之秀马科斯·洛佩兹,友谊赛新西兰不幸伤出,左后卫变成非用特朗科不可,同时路易斯·阿德文库拉、克里斯蒂安·拉莫斯、埃迪森·弗洛雷斯均有伤在身,秘鲁力争出线总有一些隐忧。

秘鲁最大优势是长期保持队形,防线上纵有一两个主力伤出也有办法补救,例如每逢路易斯·阿德文库拉缺阵,阿尔多·科佐自动补位;亚历山大·卡伦斯于2021年重新得到里卡多·加雷卡青睐后,已经减少对克里斯蒂安·拉莫斯的倚赖,中后卫再数下去还有路易斯·阿布拉姆可用,只是他仍然专注力不足。

球队保持队形需要有出色的防守中场团队配合,秘鲁可以任意排出双后腰甚至三后腰跟对手周旋,佩德罗·阿基诺与威尔德·卡塔赫纳的抢截本事不下于雷纳托·塔皮亚与约西马尔·约顿,就算是近期渐受重视的进攻中场塞尔吉奥·佩纳,助攻助守甚有分寸,于是该队不用死守已收困敌之效,里卡多·加雷卡也更放心让克里斯蒂安·奎瓦策动进攻,更多时候将这位球星移至两侧。

事实上,克里斯蒂安·奎瓦重操故业客串边锋反映一个根本的改变:里卡多·加雷卡对翼锋的要求越来越高;埃迪森·弗洛雷斯与安德烈·卡里略若非有相当的切入抢点得分能力,恐怕已被撵出国家队。反过来说,进攻中场如拉齐尔·加西亚、加夫列尔·科斯塔能否做到主帅要求发动反击的效果,仍有商榷余地,于是里卡多·加雷卡对单箭头人选更讲究了。

当然,詹卢卡·拉帕杜拉认祖归宗相当合时,而且争入意大利大军难度更高,倒不如投入秘鲁的怀抱;詹卢卡·拉帕杜拉挂帅成效有目共睹,难怪里卡多·加雷卡敢于冷落国际赛进球率偏低的射手劳尔·鲁伊迪亚斯,但身材较高大的亚历克斯·瓦莱拉与圣地亚哥·奥尔梅诺替补上阵能否为球队打破困局?这个忧虑可能比伤患大一点。

哥斯达黎加(世界排名:31;ELO:1716)对新西兰(世界排名:101;ELO:1555)

哥斯达黎加的足球发展同样停滞不前,在国际赛打硬仗得靠同一个班底,这个残酷现实连新任主帅路易斯·费尔南多·苏亚雷斯都要接受。虽然苏亚雷斯曾分别带领厄瓜多尔及洪都拉斯晋级2006年及2014年世界杯,但当届两队都是明显陪跑,多少反映这位主帅没有太多奇招,对哥斯达黎加而言是祸福难料。

为求肯定出线,苏亚雷斯跟队长凯洛尔·纳瓦斯早有协议,让这位世界级门将养精蓄锐专打这场大战;后防必然是奥斯卡·杜阿尔特与弗朗西斯科·卡尔沃合作镇守中路,肯达尔·沃斯顿随时候命;左后卫是能传能守但易伤易累的布赖恩·奥维多;中前场是叶利钦·特赫达主力抢截,塞尔索·博尔格斯配合布赖恩·鲁伊斯策动进攻,然后靠永远让人不放心的乔尔·坎贝尔挂帅,充其量加上雄霸本土联赛但实力不过不失的乔安·贝内加斯作为第二得分点。纯靠经验与默契,别指望哥斯达黎加有什么新意,苏亚雷斯还可以注入什么新元素?简而言之,请球迷留意右路。

自从右后卫克里斯蒂安·甘博亚淡出国家队后,哥斯达黎加左右两侧的实力不平衡,到乔尔·坎贝尔因应马尔科·乌雷尼亚退出国际赛而从右翼移入中路后,情况更加恶劣。苏亚雷斯重用出击能力极强的右后卫克塞尔·富勒,一有机会甚至将他推前至右翼,只是成效普通;外界认为2022年崛起的卡洛斯·马丁尼兹有潜力成为右后卫不二之选,他的足球成长路比较有趣,原来是卡塔尔足球学校Aspire Academy的毕业生,相比本土成长的球员自然有所不足,只是有待认真考验。

苏亚雷斯想过从奥运队身上物色新人选,勉强找到一位中场侧击球员格尔森·托雷斯,他是左中场出身,也适应右中场,但他仅达到国脚水平门槛,于是主帅转向千禧世代招手,提拔了现年22岁的前锋安东尼·孔特雷拉斯、21岁的右翼卡洛斯·莫拉与后腰奥兰多·加洛、18岁的进攻中场布兰登·阿奎莱拉,以及17岁的左翼杰威森·本内特,只是这些少年人准备好了吗?哥斯达黎加能够跻身洲际附加赛,得靠安东尼·孔特雷拉斯连续两仗取得关键进球;奥兰多·加洛显然是叶利钦·特赫达的接班人,表现也算扎实;布兰登·阿奎莱拉可以兼任右翼,但他的任务应该是接替布赖恩·鲁伊斯;余下似乎是卡洛斯·莫拉与杰威森·本内特之争,不过哥斯达黎加想日后还有竞争力的话,就要看这班后辈的造化了。

论加强阵容活力,新西兰需要多加留意,因为丹尼·海伊已经加快步伐奥运队成员升格,这个梯队能够在东京奥运击败韩国,最后到点球大战才被日本淘汰,就算实力不突出,韧性已经不容低估。

再看当前新西兰阵容,2010年出席世界杯的成员仅余中坚后卫温斯顿·里德与汤米·史密斯、主力射手克里斯·伍德,还有当年大热落选只任候补的边锋科斯塔·巴巴罗塞斯,作为洲际附加赛的常客,今次新西兰又有什么盘算?

每小编看到踢快粗犷硬朗的球队突然改用三中后卫阵容,都会加倍留神,因为成败得失都是加倍的,为何丹尼·海伊敢冒险?说穿了是有个可靠的后腰拖后押阵。尽管温斯顿·里德在俱乐部层面发展不如意,国家队的大哥地位稳如泰山,加上汤米·史密斯与迈克尔·伯克萨尔在中路从不欺场,新西兰绝对有条件排出三后卫,然而足球一向斗智斗力,斗智的部分需要比尔·图罗马帮补一下;比尔·图罗马都是早年受盛名所累,在国家队还要客串不同位置,幸运地在中后卫位置安定下来后,弄清楚自己的位置及长处,当然他仍然有本事担当后腰,然而乔·贝尔与马尔科·斯塔梅尼克的崛起已经解决了过去依赖克莱顿·刘易斯的问题,同时温斯顿·里德、汤米·史密斯与迈克尔·伯克萨尔已届退役之龄,丹尼·海伊对比尔·图罗马投下信任一票,对球队新旧交接至关重要。

此外,新西兰防线亦有新变数,门将斯特凡·马里诺维奇被自己的副选奥利弗·萨尔抢去首发地位,丹尼·海伊是否做对取舍仍然有待验证,因此才有先安好三中后卫与后腰的布排。

今日新西兰的战术套路游走于3-4-2-1与3-4-3之间,翼卫人选上还是偏向保守,左路基本上是卡凯斯的天下,右路偏向首选中场出身的尼科·柯万或多才多艺的蒂姆·佩恩。球员时代丹尼·海伊担任中后卫,排阵上不会过分进取,即使选了很多边锋入伍,例如在丹麦打出名堂的贾斯特与卡勒姆·麦考瓦特,面对较强对手时也会谨慎调配,这跟几年前新西兰踢5-3-2或5-2-1-2阵型的想法相若,当时科斯塔·巴巴罗塞斯与马尔科·罗哈斯也不会拘泥在边线发难,往往发挥辅锋作用,不过两位老臣子已经不再是必然首发,因为丹尼·海伊非常看好都灵小将马修·加伯特,另将前锋亚历克斯·格雷夫放在克里斯·伍德后面支援。

小编不理解为何丹尼·海伊没有反其道而行,将亚历克斯·格雷夫与克里斯·伍德的位置对调,特别是近期主帅也属意奥运队前锋本·韦恩为另一攻坚人选,有时候请年轻人在前场开路,克里斯·伍德伺机攻门的机会应该更好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