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米-巴特勒:我感谢我的过去是它成就了我现在的一切!

谈到吉米-巴特勒的故事,相信所有球迷都会感叹他打球的强硬以及咸鱼翻身的励志故事。然而吉米-巴特勒似乎从童年懂事之后便一直在与命运做着斗争。刚刚出生的巴特勒就被父亲抛下,小吉米还不知道父亲是长的什么样子,懵懵懂懂的就来到了青少年时期。在吉米巴特勒13岁的时候,母亲讨厌巴特勒的样貌将他逐出家门,随后巴特勒只好借宿在朋友家中,几周换一个地方。直到高中时期,巴特勒遇到了好友莱斯利,莱斯利的家人接纳了巴特勒,这也让巴特勒拥有了暂时稳定的归宿。

巴特勒的高中时期的在当地的一名不知名的高中度过的,凭借着对篮球的热爱,巴特勒在高中时期就展现着自己的篮球天赋,与好友莱斯利一起尽情享受着篮球的乐趣,并在2006-2007赛季当选了高中最有价值球员。

然而就是这样的巴特勒,没有任何大学愿意为他抛出橄榄枝,随后巴特勒只好去往泰勒社区学院去打球,连NCAA的门槛都没有够着的巴特勒在泰勒社区学院依然拼命的训练打球。那个时候的巴特勒尽管在发光发热,但是却又一次被忽视。直到遇见了巴特勒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位贵人——布兹-威廉姆斯。威廉姆斯当时来到这里为马奎特大学考察球员,巴特勒优异的表现引起了他的注意。当布兹-威廉姆斯询问道巴特勒,“你愿意来这里为马奎特大学打球吗?”,巴特勒当然回答道愿意。也是因为这样,这个被生母抛弃,寄宿在朋友家,在名不见经传的社区学院经历了一个大的弯道终于步入了NCAA的赛场。

当巴特勒进入马奎特大学之后,大一的巴特勒同样被人忽视,巴特勒无论是场上,还是场下,他始终是最积极的那一个,凭借自己的坚韧,巴特勒逐渐成长为球队核心。在大东区内战中,巴特勒连续在最后时刻绝杀了康涅狄格大学和圣约翰大学,帮助马奎特大学连续5年闯进了NCAA锦标赛,而他也获得了大东联盟最佳阵容的提名。

但是在进入NBA选秀时,这个一直在努力的球员再一次被忽视了,在球探报告中有着简短却极其扎眼的一句话,“什么都会点,却杂而不精!”,在选秀大会上直到第30顺位,公牛才签下了他。在公牛时期的他,并没有获得太多的出场机会,但是他仍然是最努力一名球员,也是因为洛尔邓的受伤,巴特勒才被锡伯杜提上首发,巴特勒的拼抢和韧劲得到了锡伯杜的赏识,与罗斯一起面对当时拥有三巨头的热火,名不见经传的巴特勒不知疲倦的跟着詹姆斯满场飞奔!

2014年的休赛期巴特勒是这样度过的,巴特勒在自己的家乡租下了一间房子,房子里没有电视,没有网络,更没有其他娱乐设备,远离都市的喧嚣,巴特勒每天从早上七点到晚上八点,都在进行着极为严格的训练,没有音乐和喧闹,只有巴特勒咬牙坚持的喘息和汗水滴下地板的声音。

巴特勒相信天赋的力量,但是他更相信努力带来的变化。在休赛期挥洒的汗水积聚起来,所有人都认为巴特勒是咸鱼翻身,但是巴特勒清楚自己是苦尽甘来。巴特勒挥洒的汗水,让他逐渐展现自己的实力。在森林狼时期,他就曾公开批评威金斯,如果他也有维金斯的天赋,他一定会比现在更努力,由于性格的不合,巴特来到了费城。在费城,同样是两名有着极高天赋的球员,巴特勒赏识恩比德,但是在巴特勒的内心中明白,他和恩比德依然不是同一路人,对于费城,他还得离开!

如果你成为了全明星,人们可能会记住你一时,但如果你抱走了奥布莱恩杯,那就是一世的荣光……

这就是巴特勒的比赛态度,他永远在朝着更高的目标去努力。不断变强,翻看巴特勒这些年所创造的记录,巴特勒一直在刷新个人记录,变得更完美。任何外界对于巴特勒的评价皆影响不了他,他永远朝着心中的信仰而努力。辗转森林狼、费城,在去年通过先签后换的方式来到南海岸花园,在这个灯红酒绿的迈阿密,巴特勒并没有迷失自己,相反他很爱这里。在迈阿密,每个人都会独立训练,承担起球队责任,接受队友的批评,共同进步,共同反思错误,似乎这里完全契合巴特勒的性格,也是这支热火队和巴特勒相互成就,时隔多年再次进入分区决赛。

在巴特勒从一个落选秀逐渐进入全明星时,有记者采访他是什么样的心情,但是巴特勒对于形势的清醒,更让人看出这个球员的老练深沉,巴特勒清楚的表达了成为全明星球员,也许人们会记得你一时,但是如果你能抱走奥布莱恩杯,那将是一生的荣光。

“其实,我没有理由去憎恨或者讨厌谁。有时候,那些不开心的记忆的确会涌上心头,但这也是成就现在的我的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,但事情过去就是过去了。我原谅所有人,也爱所有人,仅此而已。”

在巴特勒处于困境的时候,有许多人帮助了他,在巴特勒有所成就后,巴特勒也心怀感恩,报答了他们,而莱斯利一家早已经成为了巴特勒的家人一样,然而抛弃了巴特勒的生母,巴特勒也没有去憎恨他,相反是巴特勒每年会给予她一定的赡养费。或许这就是巴特勒所说的,他不会去憎恨什么,他感激他遇到的一切,因为这些都成就了现在的他。

今年的这支热火冲进东决,在2-0领先凯尔特人的情况下,今日被凯尔特人扳回一城,但是今日热火手感不佳,却表现依然沉稳,对于热火冲进总决赛,你们认为有希望吗?